西方民主阴谋下的香港暗战

2019年11月15日08时56分 来源: 币全区块链

火币网注册

香港渣男陈同佳在台湾杀害女友潘晓颖,并将之弃尸台北,该渣男回港被拘,并对杀人一事供认不韪,由于案发之地不在香港,控方不能将杀人犯绳之于法,最终只能以盗窃罪将其处理,引发两岸三地热议。

“渣男杀女友”案暴露了香港司法上的漏洞,香港政府为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,然后就推动相关草案的修订,却成为了香港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的导火索。

那么问题来了,香港政府填补司法漏洞本是为了压缩犯罪分子逍遥空间,完善香港法治,为何就跟捅了“炸药包”一样。

这一切得“”外媒,他们把“修例”妖魔化——一旦成功,只要触犯中国法律”,无论是身处香港的中国人,还是外国人,都会移送至一个中国司法——“看不到光的地狱”,当然,也少不了各方势力的搅局,香港人信以为真,于是人人自危,然后就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。

为了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,长治久安,香港政府已经顺从了民意。然而草案早已撤回,但香港局势不仅没有得到缓和,反而愈演愈烈,既有国外“颜色革命”的渗透,又有“恐怖主义化”的升级。

西汉“七国之乱”爆发之时,叛军打出的旗号是“清君侧,诛晁错”,唐朝“安史之乱”,叛军的口号是“清君侧,诛奸贼”...晁错腰斩,七国反而觉得汉廷软弱可欺;杨国忠死于禁军哗变,安史叛军认为大唐不足虑,为祸中原更甚。如今,历史再度重演,明明已经师出无名,如同车軚已无气,帆已无风,可是香港暴徒依旧穷追猛打,居心何在,昭然若揭。香港政府就是太民主了,才会被视为软弱无能,如果来到内地,看你们这些小鱼小虾能翻起多大的浪花儿。


自始至终,所谓“香港风暴”是假,乱港祸港才是真,追求民主是假,与北京夺权是真;拯救自由是假,妄图分裂是真。他们以为自己追求的是民主,是自由,是幸福,可他们终究不过是西方阴谋下的棋子,或者以为把他们的“西方主子”接回来,香港就成了“理想国”,难道忘了英国殖民者是如何血腥地殖民香港?如何镇压香港反抗运动?难道忘了西方资本大鳄是如何荼毒香江的?先是东南亚金融风暴,后是次贷危机,香港人为华尔街的贪婪承担了多少代价?


1



动荡的种子早已埋下,只需要静静地等着他生根发芽。

英国是旧式殖民主义的代表人物,他们用大炮炸开他国大门,说这是让落后国家融入资本主义新世界;他们贩卖鸦片、掠夺人口、倾销工业品,美其名曰自由贸易往来;他们杀人越货抢占土地,就是这样的强盗,竟然还有香港人对他们有好感,就像台湾对日本有好感一样,这就很说明问题了。


想当年,英国首相携马岛海战大胜之威,意气风发地来到北京,想要“用主权换治权”。结果铁娘子撞到了钢铁公司,还在人民大会堂门前摔了一跤,丢人丢大了吧?新中国政府不是晚清政府,更不是慈禧,李鸿章,主权问题不在讨论的范围之内,霸气!

随后,英国人黔驴技穷,又打出了民意牌,经济牌,金融牌等,有意地制造恐慌,甚至不惜以牺牲香港为代价,英国人为了阻止香港回归,无所不用其极,他们心里对香港可曾有过半点儿爱,醒醒吧!香港人!


香港回归祖国母亲已成定局之后,不甘失败的英国人就开始挖坑布雷。时至今日,我们还可以看到英国人香港政治、经济、民生、财政、司法等各个方面挖的坑。


香港回归祖国怀抱之前,一直在香港独断专行的英国人突然实行民主了,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以民主为幌子,卷土重来。外蒙古之公投、科索沃公投、克里米亚之公投背后不是民主,而是分裂,这也是英国人埋的最大的一颗雷,他们依然放不下“继续统治香港”的执念,一再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,表明上为了民主和人权,实际上想玩一次“克里米亚全民公投2.0”吧,他们巴不得香港天下大乱。他们怎么可能热爱香港,他们更爱他们的大英帝国。


可怕的是,香港还真有人相信了,他们认为血迹还没擦干的强盗给予所谓的民主是出于真心实意,他们甚至还在怀念他们,在英国人的统治之下,香港从小渔村发展成为国际化的大都市,只不过他们用了一百多年,而一水之隔的深圳,用了几十年就已经有全面超越香港的态势。到底谁的治理能力强,很多香港人是看不到的,因为他们太相信西方“编造”的一切。


香港高房价的问题,其实也是英国人搞的鬼,只可惜当时我们一时不慎,中了他们的圈套,更加可悲的是,后来英国人“馊主意”还被照搬到大陆,成为了有中国特色的“土地财政”。


1984年中英达成《中英联合声明》,声明中要求对香港土地供给实行管控,鼓吹高房价是香港经济腾飞的重要手段。香港土地有1100多平方公里,实际上仅有26%被开发了,远低于上海、深圳、广州等城市。香港房价负担连续多年稳居全球第一,虽然成就了香港的地产霸权,但是很多普通市民只能委身于“鸽子笼”,“棺材房”之中。

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40平方米,而香港只有区区10平米,既不容不下身体,又容不下灵魂的房子里,普通香港市民如何能打着荣耀,听着歌呢?追着综艺呢?如此下去,生命如此不堪承受,生活一直看不到希望,香港不乱才怪呢?而这就是英国人爱香港的方式!


英国留下最大的坑之一就是掌握司法的都是英国人,而且还是终身制,就是在他们的包庇之下,乱港分子黄之锋,明明被抓,结果一会儿去了日本,一会儿又去了德国,而维护香港治安的警察被判好几年,长此下去,暴乱愈演愈烈,香港警察却成了“弱势群体”,这也是世界司法历史上的“一大奇观”。

中东阿拉伯之春,既有脸书推特社交媒体之功,更少不了西方国家给予的“银弹”帮助,这一次他们为了达到乱港祸港的目的,又玩起了屡试不爽的“重金手段”,这就是英国关心香港的方式!英国人自然爱的不是香港,而是他们“大英帝国”的利益。

普通学生参与暴乱5005000元,《反蒙面法》出台以后,价格上涨到15000元,死士抚恤金可达2000万元,“死士”需执行包括杀警、假扮警员杀人后嫁祸、纵火等一系列极端任务。


截至1112日,香港警方在超过400场示威活动中拘捕共4,004人,被捕人数仅次于双十暴动;其中超过39.3%,约1,500人是学生,4000人中850人是大专生,超过25%


为了搞乱香港,如此不吝重金,英国就是这样爱香港的吗?当然,这金主不止伦敦,还有华盛顿。



2



既然动荡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,那就让他长成参天大树。


美国是新式帝国主义的代表,他们也动刀枪,只不过更多的时候会以自由、民主、人权、幽默、电影、电视、媒体……让你眼花缭乱的东西,有时候他是和蔼可亲的圣诞老爷爷,有时候他是为他国出头的山姆大叔,有时候他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,简而言之,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伪君子之国。


美国的霸权主义想要屹立不倒,除了保持自身强大的综合实力以外,就是要将潜在的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。


苏联曾经是“世界一极”,美国用了几十年时间,动用各种手段,最终才将其拖垮。日本,曾经让美国朝野高呼“狼来了”,结果美国还没怎么用力,结果自己作死,日本“失去了三十年”。欧洲一旦联合确实有分庭抗礼的实力,因而必须要让欧洲四分五裂。至于拉美一体化和东盟一体化,如果不能美国主导,那就必须搞残搞废,以免联合起来跟自己讨价还价。至于像中俄这样的国家,美国就只能下围棋,将其遏制在一定范围之内。苏东剧变,北约东扩,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备受压制,双方的交锋重要区域之一就是乌克兰,夹杂在两个大国之间,美国的民主带来的只有动乱,俄罗斯的霸气让乌克兰支离破碎,受苦受难的只有乌克兰的人民,众所众知,乌克兰的美女是个国宝,可是有多少国宝不得已流浪地球呢,曾经的乌克兰也是全球一流的军事强国,中国第一艘航母就是在这个国家诞生的,如今连自卫的能力都没有了,只能仰仗他人鼻息,让人唏嘘不已。

20世纪80年代,美国暗中支持英国打马岛海战,同时引爆拉美债务危机,拉美国家至今还在“中等国家收入陷阱”之中难以自拔。20世纪90年代,美国虽然没在东南亚打仗,但是他们搞出的亚洲金融风暴,不仅让东盟各国元气大伤,失去跟美国讨价还价的能力,还搞得自己不得不紧急降息,避免美国经济陷入衰退。

199112月,欧洲共同体马斯特里赫特首脑会议通过《欧洲联盟条约》,美国随即狙击英镑,最终迫使英国货币退出了欧洲汇率体系。1999年,欧元诞生,克林顿随即轰炸南联盟,不明真相的欧洲小伙伴屁颠屁颠地跟着,等他们恍然大悟的时候,欧元已经成为弱势货币。2009年,美国通过希腊债务危机引爆欧洲主权信用危机;2016年,美国暗中促成英国脱欧,欧盟险些四分五裂。而到了特朗普就更简单粗暴了,一会儿拉拢马克龙退群吧,一会拉拢默克尔退群,欧洲各国闹独立,美国功不可没。美国为祸世界百余年,连自己的盟友都不放过,又怎么会错过正在崛起的东方大国呢?

曾经唯一可以和美国抗衡的苏联早已经分崩离析,作为美国潜在的战略竞争对手,他们自然不会等闲视之,而香港也是中美交锋最重要的战场之一。

香港回归不到一年,中美就在香港打了一场金融战,1998年,在收拾完东南亚各国以后,美国资本大鳄立即挥金北上,目标直指香港,当时香港依靠中央,勉强赢得了这场战争,虽然保住了港元的联系汇率,但房价腰斩,让无数香港人一夜破产。

金融危机就像瘟疫一样,日本、韩国俄罗斯先后中招,东亚金融危机全面爆发,最终美国也受影响,美联储当时不得不降息,美国不得不紧急灭火。全球经济免于衰退,类似的故事还发展到今年,美联储预防性降息。

除了1998年的金融战,次年美国还玩出了炸我南斯拉夫大使馆的战略试探,在《中国合伙人》电影中有类似的游行,中国A股还出现了神奇的“5.19行情”。1998年,中国爆发大洪水,为筹得善款香港影星几乎全部出演《豪门夜宴》,这在香港影史可谓是百年难得一遇,也见证无数香港人的家国情怀。

小布什打了两场战争,让美国陷入战争泥潭,中国迎来了黄金发展的十年,香港那时候对大陆的还是很有好感,2008年,汶川大地震,我们都是一家人;百年奥运圆梦,我们都是炎黄子孙。

可惜好景不长,民主党出身的奥巴马来了,他重返亚太,在东盟之间扇阴风点鬼火,围堵中国。这自然也少不了香港,而香港市民对大陆居民的好感从他上台以后直线下降,美国这些喜欢谈自由和民主的人功不可没,一会儿大陆游客素质低,一会又说中国大陆政治黑暗,谎言说一千遍就是真理,更何况说了这么多年呢!


美国人不仅把英国埋下的种子生根发芽,更是结出了“邪恶的果实”。香江之祸,终至一发不可收拾,成为美国对华的一枚重要棋子,甚至还超过了台湾。




3


这么多暴徒,难道坐观其乱吗?

答案并不是,止暴制乱、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。

那为何直到现在,北京还不动手呢?

首先,如果香港采取合理的非暴力的和平示威游行,你完全拿他们没办法,因为这是香港民主所许可的,这种情况之下,一旦动手不仅破坏了香港的繁荣稳定、长治久安,还正好落入西方国家的圈套之中。

其次,香港无论是被蛊惑,还是被雇佣,一旦走上街头进行暴力活动,自然应该按照香港基本法来办事,中央不能直接插手,否则香港法治基础就会被破坏,正好给了那些说“一国两制”已死的人口实。西方又该说什么30年前天安门来了,到时候事情反而会变得更糟糕,毕竟香港仇恨大陆者不少。

最后自然就是何时时机成熟,答案就是“天下大乱,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,正得意洋洋,无法无天的时候,正是给予雷霆一击的时候”。乱港分子如果一直隐藏在人群之中,你就算禁止香港游行,祸源还是没有消除。最好的办法,就是引蛇出洞,让他们自己全部跳出来。


普京是如何对待车臣的恐怖分子,原谅他们是上帝的事情,我的任务就是送他们见上帝。对于香港这些暴徒,必须从大乱才能大治,否则今天抓,明天放,这问题永远是解决不了。

美国喜欢拿民主和人权说事的时候,有没有统计过死于美军下的无辜死难者的人数,还有美国人镇压退伍老兵、工人和学生时候,你们的民主去哪里了?对于暴徒,美国何曾手软过?如今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?


(01) 1873年,尤利塞斯格兰特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“新奥尔良动乱”

(02) 1876年,格兰特总统出动联邦军队对付“南卡罗来纳暴乱”

(03) 1877年,拉瑟福德海斯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西弗吉尼亚、马里兰、宾夕法尼亚、伊利诺等州的“铁路罢工暴乱”

(04) 1892年开始,本杰明哈里森总统、格罗弗克利夫兰总统、威廉麦金莱总统先后出动联邦军队镇压历时7年的爱达荷矿工罢工斗争

(05) 1894年,克利夫兰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“考克西失业请愿军”

(06) 1907年,西奥罗斯福总统出动联邦军队,镇压“内华达矿工暴乱”

(07) 1914年,伍德罗威尔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科罗拉多“煤矿工人暴乱”

(08) 1919年,威尔逊总统一年之内三次出动联邦军队,分别镇压钢铁工人大罢工、首都哥伦比亚特区的“种族暴乱”和内布拉斯加的“种族暴乱”

(09) 1921年,沃伦哈定总统出动联邦军队,镇压西弗吉尼亚煤矿工人罢工斗争(10) 1932年,赫伯胡佛总统出动联邦军队,镇压从全国各地集中在首都哥伦比亚特区的失业退伍军人

(11) 1943年,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出动联邦军队,镇压汽车城底特律的“种族暴乱”

(12) 1967年,林登约翰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,再次镇压底特律的“种族暴乱”

(13) 1970年,俄亥俄州州长下令国民警卫队进入肯特州立大学,镇压反越战示威活动

(14) 1992年,洛杉矶发生大规模种族暴动,加州国民警卫队紧急驰援,恢复当地秩序,据称行动期间国民警卫队曾5次向示威者开火。


......


这还不包括美国人对印第安人实行种族灭绝的伟绩,以及惩治黑人的武功,如今自己双手的血迹未干,就叫嚷着人权,人权,人权。翻开历史,西方几百年的民主背后就是“吃人”,既有旧式殖民主义者英国那样残暴地“生吞活剥”,也有新式帝国主义美国这样优雅地“不吐骨头”。

自由,多少罪恶,假汝之名;

民主,多少罪恶,假汝之名;

人权,多少罪恶,假汝之名;

最后,希望香港人早点清醒,没有祖国为依靠,无论是英国,还是美国,都不会把你当回事,而他们也不会真心实意为香港的自由、民主和人权着想,他们就不会天天搞事情,一百多年任人欺凌的日子这么快就忘了吗?病入膏肓的西方民主真的是你们想要的吗?股照炒、舞照跳、歌照唱、马照跑的日子不好吗?


至于那些顽固不化的分子,更要想清楚,中国太大了,蝼蚁何以抵抗大象,万一不幸,你又能怎么样?英美最多耍耍嘴皮子而已,还能替你们出头不成,要出头30年前就出头了!


火币网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