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火币网交易平台注册使用教程
火币网 - 数字币行情 - 币圈必读 - 马佳佳杀入币圈,90后创业者的归宿似乎只剩下发币了

马佳佳杀入币圈,90后创业者的归宿似乎只剩下发币了

2019年6月12日08时57分 来源: 币圈必读


币圈必读
十万币圈人都在读!


高考状元,情趣用品店,孙宇晨前妻,过气网红,坚决不买房,撕掉这些标签后,马佳佳还剩下什么?


6月8日,一年一度的高考告一段落,高考如独木桥,数百万考生在上面“厮杀”,最后活下来的,迈入人生的下一站。在这其中,高考状元更是百万分之一的存在。同样,区块链行业也是如此,我们每天在各种新闻中都能看到诸如“比特币骗局”之类的词,全世界真正能从数字货币中赚钱的人,可能不到百万分之一。


这两个百万分之一的交集,就是马佳佳。2008年,云南省高考语文状元张孟宁考入中国传媒大学,4年后,艺名改为“马佳佳”的她毕业就创办了一家情趣用品店——Powerful(泡否)。2019年,马佳佳作为MusicLife的联合创始人,发行了数字货币MITC。


中间的这7年,她从来都没有“消停”过,在三里屯开情趣用品店,创立“High”拿千万投资,《非常勿扰》女嘉宾,参加万科分享会,《时尚Cosmodigital》主编,和孙宇晨众筹份子钱,马佳佳一次又一次站在了互联网的风口浪尖,从没停歇过。


标签缠身


纵使互联网已经到了5G的时代,信息无限地爆炸、裂变,我们仍然很难去追溯过去的点滴,只能从互联网上的各种报道来了解马佳佳这个人。


有缘千里来交配


2008年,伴随着“高考状元”光环的马佳佳进入中国传媒大学,但之后的四年却鲜有发声,如果不和后面的事情联系在一起,仅凭她20岁前的经历,我们完全可以认为她就是那个“别人家的好孩子”,无论如何也无法与“叛逆的90后”挂钩。直到2012年,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典礼的当天,马佳佳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情趣用品店“泡否”,马佳佳一炮而红。


这个市场从来都是注意力经济,吸引了众多眼球的马佳佳在2013年获得乐搏资本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,2014年初又获得了徐小平领衔的娱乐工场的投资。然而,同一年,马佳佳可能认为自己功成身退,和今天“把项目交还给社区”的理由类似,将“泡否”交给了店员打理,成为《时尚COSMO》杂志的新媒体总编。同时,她还创办了女性问答社区“High”,“High”还未上线便得到高榕资本千万元天使投资。期间,马佳佳多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,语不惊人死不休,扮演着“90后女性意见领袖”的角色。


不过就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,马佳佳的创业也失败了,2015年初泡否关停,2016年年中“High”APP也停止更新。不过这似乎并没有对马佳佳造成任何的影响,马佳佳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自己的营销。2015年,马佳佳和孙宇晨在网上众筹结婚的份子钱,还带上了徐小平、鲁豫、汪小菲等上一代的话题人物,至于孙宇晨是谁,我们后面再讲。



2017年,马佳佳推出了“少女实验室”,这是一个被马佳佳称为“经期爱马仕”的女性高端私护品牌,主打卫生棉条、私处护理巾、私处洗液等。2018年4月,马佳佳建立了线上付费社群“少女首富天团”。7月,马佳佳宣布MusicLife,进军区块链行业


音乐+区块链


MusicLife并不是一个最近才火起来的项目,早在2018年中就开始启动,但是因为当时市场不景气,没多久就陷入了沉寂。当投资人都以为马佳佳又要跑路时,MusicLife又重新启动了,这一次选择了在BISS交易所进行IEO发行数字货币MITC



BISS作为数字货币交易所中的新起之秀,好像并不在意MusicLife的过去。我们初略查询MusicLife的相关资料,根据其官方网站介绍,MusicLife中文名叫“音乐生活”,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音乐生态交易系统,由软件SDK系统、硬件嵌入式系统、音乐交易所三部分组成。我们为接入生态的音乐重建价格估值体系,并让用户可以通过听歌本身自动投资音乐,让音乐人与唱片公司在每次播放中都获得收益。


太多区块链的术语相当晦涩,诸如嵌入式系统、音乐令牌、生态硬件,又是一堆英文简称什么的,MITC,MSCT,SDK,如果你不是这个圈子的人,看过去只能一脸懵逼。但是能够读懂的是,MusicLife想要让用户参与到音乐人的分红里面来,而其背后是已经有了3000万用户的现象级音乐产品Echo



区块链,或者说数字货币,一直被广大人民群众称为“空气”,不只是因为其本身本就是一串代码而没有产生实际价值,还因为很多人发行“空气币”以后就割韭菜跑路了。前面提到的孙宇晨就发行了“波场Tron”,在初期被海内外众多投资者讽刺为“空气币”,而孙宇晨,也仅仅是90后创业明星中发币。前些日,孙宇晨以3000万人民币的高价拍得了“巴菲特午餐”,甚至还把自己的微博首页改为了与巴菲特的合影,一时引起轩然大波,金融界口诛笔伐,各种谩骂滔滔不绝,而孙宇晨对此并不感冒,接着就去与王思聪对喷。引起圈内外热议。



但是无论孙宇晨是否发行的是空气币,他的波场已经一度排在了数字货币市值排名的前10名,为其他90后做足了榜样。前有95后Vitalik发行以太坊,身价过百亿,后有孙宇晨发行波场与巴菲特午餐,还有一些疑似跑路的90后,如神奇少女王凯歆,薛蛮子门徒朱潘等等。90后的最终归宿,似乎成为了“发币”。只要发币,就能坐享荣华富贵,别墅靠海。


别墅计划


无巧不成书,MusicLife上线的数字货币交易所BISS非常赤裸地将其代币发行计划成为“别墅计划”。据悉,BISS发行的前一个项目名叫涡轮网络,正好是孙宇晨公司波场的前CTO,这次又“傍上”孙宇晨的“前妻”,真的是和他过意不去。


我们并不知道这一次进入币圈,马佳佳是否又会像之前几次创业一样“临阵脱逃”,发行的究竟是不是“空气币”,也不能因为众多“空气币”就否定了整个区块链行业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新兴的事物在一开始都是不被人理解的,而90后逐渐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,正在用别样的方式探索着这个时代的突破口。或者未来的某一天,在不经意间,由“区块链”支撑的价值互联网开始悄无声息地影响着我们地生活。


——/ END /——


火币网注册

币圈自媒体

最新数字币行情,币圈新闻,区块链资讯